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的如此芳邻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两重相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凌先是呆?#35835;?#29255;刻,继而又失笑了一声:“所以,你才主动提出去送韩大夫?”

                                                      无影向来与礼节最不沾边,虽不至于是厌恶的程度,但想来也比那未能有多少的改善。x23us.com

                                                      她只是?#24187;?#30333;,?#28909;?#26080;影交代得如此坦诚,之前又何苦那么费心地藏着掖着?

                                                      凌是缠绵病?#21073;?#21487;难能可贵的是,她的听力五常皆一概?#27492;稹?#20877;加之又有留心在外间的变化,自然不难发现无影故意引开了韩大夫的事实。

                                                      “有些话,主人不会愿意听的。”无影倒是实诚,向来便是有一答一。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之前的一腔苦心算?#21069;?#36153;了。

                                                      这一路走来颇为不易,甚至比原先预想的还要经历得更多。

                                                      护她无恙,救她出囹圄的,一直都有无影在侧。

                                                      ?#36824;?#22312;遇事的处理方法上是否有什么磕碰摩擦,在这一点上,无影对她的好,凌一直都记在心里:“我不愿意听,所?#38405;?#23601;不说?其实有时候说出来反而会好一些,最起码不会有什么误会,不是吗?”

                                                      流水无常,没想到反映在人的内心上时,也是一样无他的。凌还以为自己这内敛到过分的?#24895;瘢?#19968;辈子便要当真如此地如影随形下去。

                                                      若不是抚宁的逼迫与入主,安能让她脱胎?#36824;牵实?#21407;来怯懦的一层外皮。有的东西,非是不经一番扒皮抽骨之痛不能除,到时深受其害的还是自己。

                                                      尽管,她还不知道自己原来那所谓他人眼中的只会窝里横,会招致?#35789;?#20040;大的弊端?

                                                      无影的脸上好像浮现出了什么不一样的神色变化,即便依旧是那样细微到几近可以忽视:“主?#22235;?#22909;像和以前不同了。”

                                                      “是吗?”凌讪讪地回了一笑,这种变化居然是连无影都看在了眼?#23567;?br />
                                                      “若搁以往,我是不会自寻麻烦的,所以,误会才会?#20132;?#36234;多。直到无可调和的那一天。可那时的追悔莫及,到后来,已经当真只剩遗?#35835;恕!?#20940;鼻头竟是泛起了一股酸意,这让她很是惊诧不已。

                                                      这些有感而发的东西的确是出自于她心底深处的回忆,但是那些遗憾并没有深切到让人会迈入到黯然伤神的地步。

                                                      但这股悲切却切切实实地响彻在心间的每一个角落,竟好似,好似是自她有记忆起,所经历的最难抒怀的一次悲恸。

                                                      “主人?你怎么了?”凌的哀伤似乎只一瞬便爬满了两只眼眸。这?#36824;?#26159;只消一眼便可以看到的事情,自是轻而易举地便悉数被无影尽收眼底。

                                                      “我……我也不知。”凌只感觉自己突然被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之内,四遭既不透光,亦不见声。明明是有人在同她讲着话,可她就总感觉和现实的一切声形光影隔了一层不薄不厚,却真实存在的,总也无法破开的隔膜。

                                                      说不?#20384;词?#34987;莫大的未知恐惧而包裹,还是心?#24515;?#21517;的哀伤袭卷遍了全身。

                                                      凌只能双?#21482;?#33181;,蜷缩着身体?#35828;?#20102;角落里。于此同时,脑海当中好像还浮现出了许多她?#28216;?#24471;见,并不属于她自己的场景。

                                                      她是第一次见,理应便只有陌生的感觉。可是当那一幕幕的画面在脑海中鲜活并且鲜亮起来的时候,凌才感觉到了一阵深深地无力之?#23567;?br />
                                                      与方才不同,这一回的感觉应该是双重的。不仅仅只有抚宁的,还有她自己的。

                                                      “是他的记忆。”凌顿了一顿,强自镇定了下来,才道:“竟是同我的汇通在了一起。”

                                                      果真,世上的生命都是有着其独特的记忆与感情的。抚宁,她一度猜测了许久,便是如今,名山访过,名士寻过,可抚宁究竟是人是鬼在她这里都尚且只是未知。

                                                      可就是这样的抚宁,他身上,却好像有着一?#39759;?#26159;伤心的过去。

                                                      “你,无事吗?”那个叫做抚宁的东西,可当真难缠,无影第一次面对起这样棘手的难题,却只能是束手无策。

                                                      “他,应当只是感怀起过去了吧。”凌牵了牵嘴角,便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曾经视抚宁如仇敌的她,如今竟也在心中另生出了一些同情。

                                                      因为她好似在那场景里看到了一些生离死别者的痛苦:“我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还?#26657;?#21578;诉知秋,让她也休息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知秋此?#26412;褪?#22312;厢?#24656;?#22806;,她因瞧着凌与无影面色都不大好看的样子,便觉得气氛实在不适合她这个第三个人在场。

                                                      如此一来,知秋倒也自觉地守在了屋外。

                                                      房门闭紧的声响传来,即便隔着门板,凌都似是听到了知秋的声音响在外间,只是不知道她问了些什么。

                                                      “所以,你有遗憾是吗?”不知是不是一物克一物都缘故,自她在莘陵的荒山上拜?#35828;?#22763;师父为师以后,已经有数日,抚宁不曾相扰了。

                                                      不来相扰,并不代表抚宁就已经离开了她的身子。身子是自己的,脑中那些低沉不减的意识也更是自己所能感受到的。

                                                      凌始终都有感觉,抚宁还借助着腕间的玉佩留在了自己的体内。

                                                      这算是第一次,放下?#35828;?#24847;,放下了所有该有以及不该有的成见,凌主动地开口相问。

                                                      那种?#30475;?#24357;漫于二人之间剑?#20116;?#24352;的火药味,终于是淡了下来。

                                                      “我确实还有一句话,只是,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罢了。”抚宁确实?#28216;?#31163;开过凌的体内,此刻回话的速度,?#36824;?#26159;在凌的话音?#31456;?#20043;后。

                                                      凌一度以为道士师父相授的观星之术,就是克制抚宁的一种秘诀。不然的话,那以前处处与自己作对的抚宁,怎么会在她上了山之后,便销声匿迹了起来?

                                                      而这个时间点的巧合恰恰就在,是道士师父传了她观星之术。若不是因为抚宁惧怕,怎么会不掀丝?#25947;ɡ剑?br />
                                                      只是,这个想法横亘心间多时,凌几乎?#28216;?#23545;此起疑。现下却又是另一番情景了。

                                                      你没有被困住?凌?#36824;?#26159;情之所至地随口一?#21097;?#21738;?#19978;?#36824;真就得到了抚宁的回应。

                                                      和抚宁说话最大的一个?#20040;?#23601;是,连嘴巴都不必张,仅仅只像是和心中的自己对话一样简单方便。

                                                      只是,唯一的区别就是,抚宁是抚宁,他终归不是自己。太多不可控的事情正在发生。

                                                      -- ?#20384;?#21152;载下一章 s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