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的如此芳邻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佐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唔……”知府突然发出了动静,极不自在地塌上扭动了起来,如此举动惊得凌珏心底便是一凉。www.opvq.tw

                                                      ?#35835;?#29255;刻,凌珏方才意识?#21073;?#33258;己的手原是触碰到了知府没有盖到锦被下的腿部,难怪会是一凉。

                                                      “别,别走!”大半夜的,又是此情此景,知府忽地一个转身,两只手臂在睡梦中胡乱地摆动起来。

                                                      凌珏自然也不是反应慢的那种人,迅疾便要下?#33258;?#26102;躲起来。哪?#19978;耄?#39764;才是真正的高一尺。黑暗中,睡梦里,知府居然可以一把抱住凌珏正要撤步抽回的胳膊。

                                                      “别走……”知府梦中呓语的语气又让凌珏想起了方才翻到的那些个小人,顿时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忍着恶心,凌珏这才没有一把推开紧紧缠着自己胳膊的知府。

                                                      权当这是场噩梦罢了。凌珏这么劝慰着自己,好在只是一只胳膊被禁锢住了。

                                                      凌珏看着熟睡中大有流口水之势的知府在想,会不会东西就在知府的身上,所以之前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强忍着浑身的不适,凌珏用右手手指挑开了知府的衣襟,都不待细心翻找,就当真被他摸出了一件东西。

                                                      借着月光,看那书册的厚度,应该是一本账簿无异。

                                                      凌珏难得面露喜色,不禁喜上眉梢,大?#36335;?#30475;了几遍,确实是一些罗庭的?#22235;?#26080;疑。

                                                      凌珏自然不信这账会没有问题,不然也不会被知府视如珍宝一般地护在怀中,便是睡了也不忘放在衣襟里。

                                                      不过,凌珏为难地看着自己的左臂,现在来看,真正被视若珍宝的东西好像是他的胳膊吧?

                                                      厌弃地将?#32426;?#30385;成了一个“川”字,凌珏缓缓地抽出了自己的胳膊,随意拎起一个被角给知府盖了上去。

                                                      凌珏打量了自己一眼,只能学着知府的样子,也把账簿塞到了衣襟之?#23567;?#20570;完这些动作,凌珏才习惯性地打算整理整理自己有些褶皱的衣裳。

                                                      都说这新浴者必振衣,虽然不曾沐浴,但一般起身走动,凌珏都会做振衣这个动作的。

                                                      哪?#19978;耄?#21491;手手指抚过左臂上的衣袖之时,居?#24187;?#21040;一片冰凉,再仔细一碰,居然还有一股黏腻的触?#23567;?br />
                                                      该不会是……凌珏低头去看了一看,衣袖一角被打湿,湿?#32773;?#30340;。

                                                      这个知府,多大的人了,怎?#27492;?#35273;还流口水?

                                                      看来此地真是不宜多留。凌珏一个激灵,匆忙转出了房门去。

                                                      还好,虽然惹了一身骚,还搞得自己恶心了半天,总算是不虚此?#23567;?br />
                                                      没入暗夜的身影很快跃上房梁,几个飞纵却忽然改换了方向,直直冲着方才的某处纵身落下。

                                                      转动夜明珠,再次进入了暗道,尽管是一回生二回熟,但是凌珏还是秉持着小心为上的策略,并不敢弄出多么大的动静。

                                                      直到睡得昏昏沉沉的常钺忽而振奋地看向他:“林木,你怎么又来了?”

                                                      ?#35009;?#21483;又?这回准确?#27492;担?#24212;该是来辞行的吧。凌珏讲述了自己的来意,“只能先委屈你了,待我回京再归来之后,一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此时的常钺困意全无,灵台一片清明:?#38712;?#20040;能说解释呢?#30475;?#30340;又不是你。你……”

                                                      他歪着脑袋,似乎在思量?#35009;矗骸?#20320;快去快回,我怕等你不了太久。”

                                                      “这是?#35009;?#32993;话?”凌珏只觉得他会有这种想法简直莫名其妙:“无论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如何逼问你,你只需要记得,你?#35009;?#37117;不知道。”

                                                      常钺不说话,凌珏喝问:“你记住了吗?”

                                                      直到此刻,凌珏才明白自己这近乎操碎心的样子是何故,原?#35789;前?#24120;钺当成了长不大的弟弟在对待。

                                                      不如此严词厉色,常钺就不会回神应答。他应是被吓住了,闻言便点?#36820;潰骸?#25105;知道。只是官匪一家自古以来便不容小觑,你出城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啊。”

                                                      常钺提到的这点倒是凌珏忽略掉了。此时子时将近,城门已关,是出不得城门了。

                                                      可若要等到……“若要等到明日天亮,岂不是就走不成了?”凌珏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在自言自语,只是情急之下将担忧尽数说出了口。

                                                      待明日知府醒转,一定会发现丢了账簿。这个节骨眼,任谁都不难想到是凌珏做的。

                                                      官匪一家有时候还是?#34915;读聳裁?#30495;相的,正如眼下徐东风和知府相互的交?#20303;?#30475;上去,似乎知府处于不利地位,差点把儿子的性命搭进去不说,便是自己也是处处受人威胁。

                                                      可是,焉知他当初上贼船的时候不是自愿的?只是后来这贼船下不来了而已,更?#24944;觶?#25110;许人家根本不愿意下这个贼船呢!

                                                      “不然,你去?#21307;?#37319;薇?”常钺忽而提到?#22235;?#20010;为了兄嫂而不断?#30142;?#21435;抛头露面的江采薇。

                                                      “江姑娘?”她一个姑娘能有?#35009;?#27861;子,再者,这个江姑娘自己家里的事情就已经够其忙得焦头烂额的了:“还是不要牵连进来无辜的人了。”

                                                      常钺发笑:“这个时候你发?#35009;?#21892;心。还有,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凌珏不得不服软:“那你是?#35009;?#24847;思?”

                                                      原来,常钺这些天一直因为知府的事情而食不下咽,也曾想过凌珏必然有一天会闹到如此的地步。

                                                      有些想法也自然而然盘桓在心底日久了:?#20843;?#30340;哥嫂双双久病不起,你不是之前也说要带他们去京都好好调理一番的吗?”

                                                      凌珏一点就通,却故意揶揄起常钺来,只为了看到对?#39556;?#20419;不安的样子:“我还记得某人之?#20843;担?#32599;庭这里?#24515;?#27835;病呢!”

                                                      “这……这不是。”常钺果真接不上话,结结巴巴了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不是事?#26143;?#37325;缓急嘛,好人全让你做了还不好吗?我,我想做都做不成,都被关在这里了。”

                                                      再说了,跟着凌珏离开,要去的地方可是京都啊!那里名医云集,对江采薇的哥哥和嫂子?#27492;担?#26410;必就不是好事一件。

                                                      想到此,就是常钺都忍不住羡慕起来:“我活了这么大还没有机会进京看看呢!”

                                                      这有?#35009;?#22909;羡慕的,凌珏没有说话,知府的案子一旦上达天听,常钺他又是作证人又是亲属,想不入京都难。

                                                      怕只怕,有命入得京都,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