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腹黑娘亲爆萌宝:九王,太凶猛

                                                  冥界心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沈河跟沈潇潇兄妹俩的震惊就无法言说了。m.x23us.com

                                                      他们没想过,小牧在天师学院这三年时间,竟然有了如此巨大的成就!

                                                      玄品仙符师,玄品仙器师,这……这也太叫人不可思议了,小牧现在才多大!

                                                      “天师学院群英荟萃,我也不是头一份。”小豆丁谦虚说道。

                                                      虽然在符之道上他的确不是头一份,还有其他几位也是丝毫不逊色于他的,不过在器之道上,那放眼天师学院他就是头一份。

                                                      当然要是放在天器学院,那他同样也没法鹤立鸡群,因为优秀的人真不少,他还得继续努力才?#23567;?br />
                                                      因为有小豆丁给予的这一?#39318;?#28304;,此番福长老带着沈氏兄妹过来要购买的资源就可以说是完成了大半,于是在小豆丁介绍下,他们就将此番带过来的积蓄买了一张金品符。

                                                      一张金品符堪比金仙级别强者的全力一击,若是在紧要关头,这是具备扭转战面的强大符。

                                                      福长老他们在天师城滞留了两天,两天后,他们?#25512;?#31243;回去了。

                                                      “很?#19981;?#20182;们?#20426;?#38498;长等小豆丁过来的时候,就温和看着他。

                                                      “昔日我弱小无助的时候,就是我三哥五姐带我回铁?#25104;?#24196;的。”小豆丁点?#36820;饋?br />
                                                      在铁?#25104;?#24196;虽然生活没多久,可是他对铁?#25104;?#24196;的印象?#35789;?#26497;好的,因为没有人会看不起他,也没有人会排挤他,都邀请他一块玩。

                                                      院长温和一笑,便也没说什么了,这孩子跟他还有小彩都不像的地方就是,心肠太软了。

                                                      他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不过这明显是叫他更疼惜这孩子。

                                                      “院长,我现在实力也不算弱了,是不是?#33804;?#21382;练历练了?#20426;?#23567;豆丁看他道。

                                                      “你这实力还不?#23567;!?#38498;长摇?#36820;饋?br />
                                                      小豆丁楞了一下,看他道:“那我要到什么修为才能出去?#20426;?br />
                                                      “等你迈入金仙了,到时候爹带你出去。”院长就道。

                                                      小豆丁就合算了一下,现在他是玄仙初阶修为,距离金仙可是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呢,不过这也不是不容易达到的,毕竟他有院长给他开小灶呢。

                                                      所以小豆丁就应下了。

                                                      春去秋来。

                                                      一转眼,十年时光就过去了。

                                                      这十年时间里,李元跟徐生都长了不少,差不多抽高了十厘米左右,小豆丁虽然也有长,但是他就长了五厘米。

                                                      这一下子三人中身高就他最矮了。

                                                      李元跟徐生也表示不解。

                                                      “小牧你吃的也不少,看你胃口比我还好,怎么长这么慢?#20426;?#26446;元?#24187;?#25152;以道。

                                                      “?#21069;。?#25105;看你长这么慢还?#38405;?#20040;多,都担心你长得比我还胖,不过看你也没胖,你东西都?#38405;?#21435;了?#20426;?#36825;么多年来还是一如既往丰腴的胖子徐生问道。

                                                      两人俨然成为了俊秀青少年模样。

                                                      小豆丁备受打击地过来找院长。

                                                      “你体内?#38405;?#23064;的妖族血脉为主,况且你还进化成为九彩吞天蟒,长得自然就慢些了。”院长听到他来说这个,就笑了。

                                                      “院长,我不想在学院待着了。”小豆丁瞅了他一眼。

                                                      十年时间,虽然他还没?#26032;?#20837;金仙行列,不过如今也已经是玄仙中阶巅峰了,很快就要迈入玄仙上阶了。

                                                      距离金仙行列,其实也不算太?#19969;?br />
                                                      值得一说的是,他绘制玄品上阶符的出符率有七成之高。

                                                      在器之道上,更是叫一年才叫他十五天的天器院长自己主动延长时间,让他一个月在他那边学上一个月。

                                                      爱才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对于这种孩子,那代表了仙界的未来,天赋如此出色如何不叫人爱惜?

                                                      所以经过这些年的学习,小豆丁已经能?#27426;?#36896;出玄品上阶法宝了。

                                                      甚至上次发挥超常,还直接锻造出了一件半金品初阶法宝,潜力叫天器院长都咂舌不已。

                                                      天器院长老怀疑了,怀疑这孩子就是天师院长所出,不过看着两人也不是很像啊,可是隐约间又觉得两人也挺像。

                                                      总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得出个结论来。

                                                      除了这两样,小豆丁还自学了一些阵之道与傀之道,因为没人教所以进步比?#19979;?#19981;过也还是有些成就,因为院长给他找回来了不少这方面的书籍。

                                                      至于天阵学院跟天傀学院,院长就没带他过去了,因为他跟那俩人关系不怎么样,过去了也只会吃闭门羹。

                                                      因为清楚小豆丁体内的血脉,也知道再在学院生活下去,到时候会跟周边弟子有更加明显的差异,所以对于小豆丁的要求,院长略一犹豫,便答应了。

                                                      ?#25165;?#20102;天师学院的事情后,院长就带着小豆丁开始了游历仙界的日子。

                                                      对于出来游历这件事,小豆丁自然是高?#35828;模?#36319;着院长四处逛了。

                                                      一转眼,日子便过去了百年。

                                                      百年时间,小豆丁从原本的孩童模样长成了下界那仿若十三四岁身高的偏偏少年郎,那模样自然?#24378;?#20284;君重天的,只是不知为何,看着也是有几分君院长的神韵。

                                                      “院长,我发现我跟你真有点像哎。?#26412;?#29287;这天拿着?#24187;?#38236;子在臭美,对院长说道。

                                                      院长看着颇为自己昔日风采的儿子,温和道:“爹带你走了这么多地?#21073;?#22914;今你修为也不低,爹打算让你自己出去游历。”

                                                      他这孩子的天赋是无与伦比的,百年前才是玄仙中阶,但是他仅用了百年的时间,就到了金仙中阶。

                                                      这实力修为放眼整个仙界自然是不高的,可是也是不多见了。

                                                      不过这实力修为,那也是具备了自己出去游历的资本了。

                                                      “我可以自己出去游历?#20426;本?#29287;眼睛发亮道。

                                                      “可以。”院长温和笑了笑,然后给了他一张符:“原先给你的玉佩不要弄丢,这张符也给你应急之用。”

                                                      “行!?#26412;?#29287;接过了,然后就自己去游历了。

                                                      院长便回了天师学院。

                                                      “小牧没跟院长回来吗?#20426;?#28814;长老看他自己回来,就愣道。

                                                      “孩子长大了,总得自己出去经历风雨。”院长道。

                                                      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怎么会舍得,但是再不舍得,那也得放手让他出去,他很清楚对于每一位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经历。

                                                      只有经历得住外边的风雨,?#38498;?#20182;孩子的路才能走得更远更长。

                                                      ?#20982;?#27809;事干,院长就过来找天器院长喝茶来了。

                                                      “小牧呢?#20426;?#22825;器院长看他就自己过来,不由道。

                                                      他并不是很想见院长,就想见君牧了。

                                                      “牧儿历练去了。”院长烧水开始准备沏茶,说道。

                                                      “到底是长大了啊。”听到这个,天器院长也是不意外的,也是很不舍地说道。

                                                      这些年下来,虽然君牧一直跟着院长在外边游历,不过时不时的还是会过来这边跟天器院长讨教。

                                                      一待就?#21069;?#24180;之久。

                                                      “你藏?#29467;?#28145;啊,要不是小牧现在越长越像你,我都还被你瞒着!”天器院长了院长一眼。

                                                      院长眉梢微扬,面上一派风平浪静,道:“小牧长得跟我不像。”

                                                      这话就是引玉用的抛砖了。

                                                      “还能不像,最少也得有三分酷似,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了。”天器院长倒是没多想,没好气说道。

                                                      小时候也就算了,勉强能算一成酷似,但是现在长大了看,最少也得有三?#19978;瘛?br />
                                                      “小牧体质有些特殊,是你跟妖界那边生的吧?#20426;?#22825;器院长就问道。

                                                      “嗯。”院长应?#26494;?br />
                                                      眉眼间也是带着一抹惆怅。

                                                      他跟儿子这百年来也是找了不少地?#21073;词?#22987;终都没找到半点关乎小彩的消息与下落。

                                                      妖界那边跟仙界决裂了,设置有强大结界,叫他的人都打听不到多少有用消息。

                                                      天器院长一脸果然如?#35828;?#34920;情,不过也没说?#35835;恕?br />
                                                      另一边,君牧独自外出也是有点不舍的。

                                                      这些年来跟院长虽然不是父子,不过却比父子也不差多少了。

                                                      院长很多事都是手把手教他的,叫他很是感动。

                                                      所以出来后也是稍微低落了两天。

                                                      “又不是你亲爹,还装这么一副伤感的样给谁看,你不嫌弃我都嫌弃!”异魔皇的声音传出来。

                                                      “你一个魔头你懂个屁的感情,院长这些年来对小牧多好你是没看到是不是,你怎么这么养不熟这么白眼狼?#20426;?#20054;巧待在君牧怀里的乌鸦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直接就怼道。

                                                      “你这臭乌鸦,你信不信本皇撕了你嘴!”异魔皇大怒道。

                                                      最近异魔皇处于变声期,声音显然不是那么好听,有点公鸭嗓的味道。

                                                      “来啊,你有本事就出?#27492;?#25105;啊!”乌鸦猖獗。

                                                      “小子,让本皇出去,本皇要把这只乌?#25381;?#29006;!”异魔皇大怒道。

                                                      “小牧,让它出来,本大爷要叫它看?#35789;?#20040;叫虐五渣!”乌鸦也是大放厥词。

                                                      “小小乌鸦,你当真是放肆,本皇已经忍你很久了!”异魔?#21490;?#24594;。

                                                      “你以为本大爷不是吗,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无时不刻不想占据小牧的身体掌控主权,你以为本大爷不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小牧就是不想?#38405;?#19979;手,要不然凭小牧现在的修为,你还能活着?#20426;?#20044;鸦讥诮。

                                                      在这一魔一鸦互不相让的争吵中,君牧就面带无奈地踏上了自己的仙界之旅。

                                                      仙界的表面是?#34987;?#30340;,但是在这表面之下?#35789;?#27531;酷残忍的。

                                                      杀人夺宝弱肉强?#24120;?#36825;不仅是下界的规矩,同时也是这仙界的生存法则,甚至于在仙界这里强者为尊更是被进一步展现地淋漓尽致。

                                                      “你们决定?#22969;?#26377;,仙鬼道就要开启了,要是决定好了,到时候可就别掉链子!”

                                                      “都过来吃这顿饭了,态度不是很明显了吗?#20426;?br />
                                                      “就是到时候的?#25214;?#22823;家要平分。”

                                                      “对,?#25214;?#22823;家平分,先说断后不乱,别到时候再整出啥篓子来。”

                                                      ?#21834;?br />
                                                      这天君牧进了一家饭楼吃饭,就听到隔壁桌几个修士正在讨论时下最热点的话题。

                                                      仙界衔接冥界的几万条通道中的一条低阶仙鬼道就要开启了。

                                                      这?#20540;?#38454;仙鬼道天仙以上境界是没什么兴趣的。

                                                      不过?#23835;?#37329;仙境界的修士们趋之若鹜。

                                                      仙鬼道一旦开启,那就会有不少鬼修出现,猎杀鬼修就可以获取鬼修凝结的冥珠,这冥珠就跟他们丹田凝结的金丹差不多。

                                                      而这些冥珠之中蕴养有一种阴煞,那是金仙迈入天仙境界非常需要的东西。

                                                      在仙界这边很是畅销,供不应求。

                                                      而仙界这边的修士丹田中金丹蕴含的阳气,那也是冥界之中鬼修修炼时候所或缺的。

                                                      所以?#30475;?#26377;仙鬼道开启,这都是一场?#26494;薄?br />
                                                      不过这?#37325;松?#20165;限于在仙鬼道上。

                                                      一旦出了仙鬼道,那便是有再大的仇怨,那也不得堂而皇之动武。

                                                      所以仙界之人可以进入冥界,冥界的鬼修也可以进入仙界,但要?#28982;?#30528;走出仙鬼道才?#23567;?br />
                                                      眼下这开启的,就是一条级别不高不低的仙鬼道。

                                                      “小牧,我们要不要也去?#20426;?#20044;鸦问道。

                                                      “当然要去,冥珠之中蕴含的阴煞?#20146;畬看?#30340;,你想要突破天仙,这冥珠少不得!”异魔皇说道。

                                                      君牧点点头,他的确是想要去冥界走一遭的,冥界那边?#22411;?#24448;妖界的妖鬼道,但是仙界这边跟妖界却隔绝了,过不去,想要去妖界就得先走一遭冥界。

                                                      从仙鬼道过去,再过忘川河,然后便是冥界了。

                                                      君牧带乌鸦在饭楼里吃了一顿,然后便也出发前来仙鬼道了。

                                                      一直在这里等了七天,方才等待这仙鬼道真正的开启,在开启的那一瞬间,无数幽冥鬼气呼啸而出。

                                                      饶是金仙修为,那也是被激出了一阵鸡皮疙瘩,可见这鬼气阴煞之浓郁了。

                                                      “真是?#38376;?#37057;的鬼气阴煞呀。”乌鸦忍不住激动道。

                                                      乌?#30343;糶源?#38452;,实在是再?#19981;?#36825;种鬼气不过了。

                                                      “走。?#26412;?#29287;带着它直接就跟着大众没入了仙鬼道?#23567;?br />
                                                      仙鬼道?#20982;?#36275;过了三个月,君牧这才成功走出这条仙鬼道,而此时他也是精疲力竭了。

                                                      “本皇来接管你身体!”异魔皇立马道。

                                                      “不行,谁知道你这魔头什么心思!”乌鸦立刻道。

                                                      “那你以为他现在这副样子还能渡过忘川河,你知不知道这忘川河是什么地?#21073;俊?#24322;魔?#26102;?#20919;道。

                                                      乌鸦就没说话了。

                                                      “小魔,我信得过你,走吧。?#26412;?#29287;说道。

                                                      身体便交给异魔皇掌管了,他直接就?#20102;?#20102;过去。

                                                      接管?#26494;?#20307;的异魔?#23454;?#19968;件事就是将乌鸦胖揍了一顿,乌鸦一副小?#22791;?#26679;:“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人?#20426;?br />
                                                      “之前不是挺嚣张吗,再给本?#27663;?#24352;看看?#20426;?#24322;魔皇拎着它冷笑道。

                                                      “之前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这么记仇,况且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渡过忘川河。”乌鸦唯唯诺诺道。

                                                      “还用得着你这乌鸦多嘴?#20426;?#24322;魔皇冷笑?#26494;?br />
                                                      然后拎着它直接就开?#24049;?#28193;忘川河,只是忘川河这样的地方岂是寻常人物可以渡过的,还是乌鸦出了大力,这才好不容易走过来的。

                                                      这一次君牧受了不轻的伤?#30130;?#36824;在?#20102;?#20241;眠中,异魔皇掌握身体。

                                                      ?#28304;永?#20102;仙界后它就再没有掌握过主?#26082;?#20102;,眼下这种情况自然叫异魔皇大喜过望。

                                                      “你要去哪?我们现在这等小?#21015;?#36807;来吧!”乌鸦?#27492;?#35201;走,连忙道。

                                                      “要留你自?#27627;?#30528;吧,本皇可不想让那小鬼醒过来再掌身体!”异魔皇冷笑?#26494;?br />
                                                      乌鸦大惊失色:“你要干嘛!小牧可是信?#25991;?#25165;把身体交给你的,你可不要?#20960;?#20182;?#38405;?#30340;信任,不然等他醒过来,他会收拾你!”

                                                      “收拾本皇?那也得看看到时候他有没?#24515;?#20010;本事了。”异魔皇冷笑?#26494;?#26059;即便迅速飞身消失。

                                                      乌鸦如今修为只是地仙上阶,连玄仙都还没?#26032;?#20837;,自然追不上了,急得一头大汗,追了一路就发现自己把人给追丢了,本来可以凭借感应的,但是感应被异魔皇给封锁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乌鸦自己在冥界颠沛流离了三年。

                                                      三年时间里它拼尽全力才迈入了玄仙初阶。

                                                      不过玄仙初阶的修为也是不高的,只是好在它天生血脉不弱,所以在这冥界倒也还算勉强能熬着过。

                                                      只是日子就不是那么如鱼得水就是了。

                                                      乌鸦着急得不行,但是找了这么久可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找到。

                                                      “怎?#35789;?#21482;乌鸦。”

                                                      但是在这一日,一个女人?#35789;?#27627;无预兆挡住了乌鸦的去处,叫乌鸦都是一?#19969;?br />
                                                      “我……我不认识前辈呀。”乌鸦颤巍巍看着这气息强大的女?#35828;饋?br />
                                                      但是这话刚说完就被这妖娆的女人直接擒拿在手了,乌鸦吓得呱呱大叫:“你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我只是一只小小的乌鸦啊!”

                                                      心里悲恸大呼,小牧你去?#29287;耍?#36825;种人为?#39039;?#25105;为鱼肉的日子我过够了啊!

                                                      “原?#35789;?#37027;孩子的契约兽。”女人感应之后就扔掉它了,淡淡道。

                                                      乌鸦就明白过来了,连忙道:“你见过我家小牧吗?#20426;?br />
                                                      女人那一张妖娆妩媚的?#24120;?#38500;了许久不见的心鳞还能是谁?

                                                      心鳞眯眼看着它:“你作为他的本命契约兽,他在哪你能不知道?#20426;?br />
                                                      “他的身体被一魔头占据了,封锁了感应,我?#20063;坏?#20182;啊,你要是知道你告诉我吧,我?#38498;?#20250;报答你的!”乌鸦连忙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40486;?#21462;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