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明末求生记

                                                  第八十六章 余烟袅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  余烟袅袅

                                                      “噗”有人落水。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当杨绳祖冲进大营之中后,睢水西岸也就变成不设防的状态,连淅淅沥沥的箭雨也没有了。

                                                      阻挡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睢水河了。

                                                      不过,这一条河并不是多宽,虽然仓促之间,准备不足,但是对一支训练有素的军?#27704;?#35828;,并不是什么问题。

                                                      他们最先完成渡河准备工作的是临颍营。

                                                      临颍营是张轩的老底子,临颍营之中,张轩手把手培训出来的军官最多。

                                                      故而在感受对面只有轻微的抵抗之后,邓和干脆莽了一把,不管不顾,派人游过去,拉?#34949;?#36947;绳索,在这两道绳索之间,搭建木板梯子之类,弄出一道浮桥。

                                                      张元海第一个带队冲了过去。

                                                      张元海所部根本没有到齐,不过是几十个人而已,就这么一冲,对面就崩溃了。

                                                      张元海趁势追杀,居然直接闯进对面大营之中,占据营门之后,不敢再冲,毕竟身边的士卒太少了一点,等待后续援军。

                                                      第二个完成渡河的是南阳营,毕竟曹宗瑜善于练兵,绝非张轩自以为。张轩所部所有的规章制度,虽然有张轩军事思想,但是将这些军事思想落在实地之上,不少都是曹宗瑜的功劳。

                                                      对张轩那一套,曹宗瑜了解的更加透彻。所以虽然南阳营是新组建的营头,但是实力仅次与临颍营。

                                                      不过,西平营就差多了。

                                                      反正张轩已经通过临颍营的浮桥过河之后,西平营还没有忙清楚。

                                                      张轩来到官军大营的时?#39053;?#25112;斗已经接近尾声了。

                                                      月亮早已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去了,天上群星重新闪耀起来。

                                                      张轩首先问道的,就尸体?#25112;?#30340;味道。

                                                      大片大片的灰烬,也说明了,刚刚在这一座营地之中,有一场大火烧过。

                                                      不过,临颍营的士卒已经在维护秩?#39053;?#25169;灭火焰,保证营中的物资的完整。

                                                      “拜见统领。”杨绳祖得知张轩过来之后,立即过来迎接,拜倒在地面之上,说道。

                                                      “杨将军快快请起。”张轩连忙快走两?#21073;?#23558;杨绳祖扶起来,说道:“今日一?#21073;?#26472;将军乃是首功之臣。”

                                                      “末将不敢居功。”杨绳祖说道:“都是统领运筹帷幄之功。”

                                                      如果说之前的附从张轩,?#25925;强?#22312;罗汝才的面子之上,但是现在杨绳祖看重张轩,却大半是因为张轩自己了。

                                                      天下之间定义将军的标准只有一个,能不能打胜?#21073;?#33021;打胜战的,就是好将军,不能打胜战的就是垃圾。

                                                      不管张轩用了法子,打赢这一战之后,杨绳祖看张轩的?#25239;?#33258;然不同,在礼节之上也恭敬了几分。

                                                      “将军不必过谦。”张轩说道:“轩不过有策划之能,但是数日之内战战千里,又贼月圆之夜,倾力一击,大破官军,如此之能,即便是古之名将,也不过如此而已。如果将军不首功,那么谁是首功。今日所获之女子钱帛,右军其他各部分文不取,尽赏杨将军。”

                                                      说实在的。

                                                      张轩对这一次迂回计划能不能成功,心理也不过五成的把握。

                                                      一?#35789;?#24352;轩信任曹营精骑。这样的行军能力,曹营骑兵一定是具备的。

                                                      二来,张轩对自己也有自信,自信能收拾了最惨的局面,不过杨绳祖全军覆灭,张轩?#20160;砍防?#32780;已。

                                                      虽然撤退是比较艰难的军事行动,但是张轩还是有信心,将右军各部撤过新黄河的河道。凭借这一道人造天险拜托追兵。

                                                      不过那个时?#39053;?#34945;时中只能自求多福了。

                                                      “用汝宁府换取这五千精骑,是在是赚大了。”张轩心中暗道。他不过是牛刀小试,就试出来精锐骑兵的威力。

                                                      “杨将军立即将你麾下?#31456;?#36807;去,就地休息,收拾残局的工作就交给其他各部。明天一早,你们还要行军。“张轩说道。

                                                      “统领您的意思是---?”杨绳祖似乎猜出张轩的意思。

                                                      ?#23736;浴!?#24352;轩说道:“明天,我们要直接进攻夏邑城外的长围,夏邑城解围。”

                                                      张轩心中暗道:“我的力量最大的时?#39053;?#23601;是现在了,养精蓄锐半年的士卒,又增添了罗汝才拨下来的武器,不敢说武装到牙齿了。但也可以说是整员满编。而这个状态不可能持久的,随着时间的拉长,与消耗的增加,军中的状态,会消退下去。所以最有可能解救夏邑之围,就是现在,打官军一个措手不及。时间越长,对我来说越是不好。弄不好,还能将自己给搭进去。”

                                                      ?#20843;?#20197;快?#39053;?#36234;快越好,能有多快,就有多快。”张轩心中暗道。

                                                      “末将明白。”杨绳祖立即低声?#25165;?#33258;己的亲兵,到营中传令,就地休息。

                                                      “河南巡抚王汉,死于乱军之中,总兵?#21453;?#21892;似乎带着家丁向南方逃窜。当时追赶不及,只能托下来了。”杨绳祖说道。

                                                      “王汉?#19978;?#20102;。”张轩心头一叹,不得不说,对于宁可浪费半年的时间,也要先修?#27809;?#27827;大堤,才南下剿灭义军。

                                                      这说明这王汉还有几分爱民之心。

                                                      “厚葬吧。”张轩说道:“你也赶快去休息吧。明日还有着仗要打。”

                                                      “是。”杨绳祖立即退了下去。

                                                      清点了一下骑兵士卒,整个军事行动大概有三百多人折损。可见战阵之上死的人并不是太多的。

                                                      杨绳祖将士卒抽调下去,就地休息。

                                                      张轩接受营中琐事,立即有人来报,说:“营中抓住一个大官,官军里面称呼他为桑大人。”

                                                      桑大人?张轩发动?#36234;睿?#20284;乎没有想起几个姓桑的官?#20445;?#38543;口说道:“先关起来再说。”

                                                      “是。”下面的人立即去办了。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了,张轩整理物?#26159;?#21333;,心中着?#24403;?#21523;了一跳,无他,物?#26102;?#36739;多。

                                                      不是小看王汉,即便他是河南巡抚,现在河南残破到什么地?#21073;?#20182;也筹不出来这些物?#19990;礎?br />
                                                      只是现在这些物资都归张轩了,张轩顿时大喜暗道:”来的时候太急切了。粮食堪堪够用而已,如果想要长久的僵持下去,就必须补充粮?#22330;?山?#20102;张轩燃眉之急了。

                                                      所谓食敌一钟,当吾十钟。不过这些粮食的囤积点,并没有在这里,而是东边不远处的文家集。

                                                      “报。”一个传令兵来说道:“秦将军来了。”

                                                      话音?#31456;洌?#31206;猛就走过说道:“末将拜见统领。”

                                                      “怎能来的这么晚?”张轩问到。

                                                      按理说秦猛应该走得比张轩快才对。

                                                      “路上遇见了逃出来的?#21453;?#21892;,大战一些场,?#28193;輩反?#21892;。 ?#21453;?#21892;人头在此。”秦猛大声说道。

                                                      “好。”张轩一听?#21453;?#21892;这个名字,心中就厌恶之极。一想起?#21453;?#21892;在黄河大堤上做的好事,张轩顿时有一种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说道:“将人头挂在辕门之上,让全营士卒看一看。”

                                                      “是。”秦猛说道。

                                                      此刻天?#25112;?#30333;,启明星在东方分外耀眼,能见度也上去了,最少不至于伸手不见五?#28014;?br />
                                                      而且地面之上漂浮在大地之上的烟雾,就好像是狼烟一样,大片大片的弥散开来。

                                                      虽然空气之中,还有这样那样的味道,但是在张轩感觉很是神清气爽。说道:“秦猛,官军遗?#34949;?#22823;批辎重在文家集,你立即起身,去接管文家集,不可让文家集落到官军的手?#23567;?#22914;果实在守不住,可以烧掉。”

                                                      “是。”秦猛大声说道。退后数步翻身上马,带着麾下兄弟,再次出发,不过这一次的方?#39053;?#26159;正东?#21073;?#27491;是太阳升起的方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