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田園小針女

                                                  第二百六十四章 追回贓銀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衙差挨家挨戶的去把姑娘送回了家,并對這些姑娘的家人說明了那王管事并非是高老爺家的管事,而是一個假借著給高老爺選小妾的名頭拐人的拐子。

                                                      這些姑娘的家人大多都非常失望,但一聽說還要收回那三兩銀子作為贓銀證物,個個都不樂意起來。

                                                      然而,衙差也講明了,若是不繳回這些銀子,很可能會被視為同黨的時候,大部分姑娘的家人還是咬牙將那三兩銀子交了出去。

                                                      但也有個別姑娘的家人,說什么也不愿意交那三兩銀子。

                                                      秀翠她后娘在那嚷嚷著:“這錢是那個王管事給我們的。我們都按了手印了,姑娘也交出去了,眼下送回來是你們的事,但這銀子可不興再退給你們!”

                                                      秀翠面無表情的站在衙差身后,看著她爹蹲在那兒不說話,她那個后娘,懷里頭抱著個還在吃奶的奶娃娃,大聲嚷嚷著哪怕不要閨女,這三兩銀子也不會再還回去。

                                                      那么潑辣的秀翠,什么也沒說,就站在門口,眼神有些發飄,不知道在看什么。

                                                      然而無論衙差怎么說,秀翠她后娘都不愿意把那三兩銀子吐出來。

                                                      到了后頭,秀翠她爹都有些忍不住的站了起來,搓著手同秀翠她后娘商量:“這鄰里的都來看熱鬧了……”

                                                      秀翠她后娘一眼刀子直接剮了過去,嚷嚷道:“咋著,你有錢你退回去啊!咱家小寶這么瘦瘦小小的,都怨你這個沒出息的,賺不了啥錢,平時家里頭吃的太差,弄得我也沒啥奶水,這三兩銀子可不得好好補補身子啊?!你就這么一根獨苗苗,為著個賠錢貨,你這是想讓小寶餓死是吧?!”

                                                      秀翠她后娘嗓門大得很,罵人的時候口水四濺,噴得秀翠她爹直抬不起頭來,只賠著笑臉喏喏的應著好好好。

                                                      秀翠眼里頭有光熄滅了。

                                                      她突然笑了起來,對著她那后娘道:“哎呦,你說你是不是傻啊?要真想拿我換錢,我可不只值這三兩銀子!”

                                                      秀翠她后娘眼里頭閃了閃,像是被人提點了什么,終于勉為其難的把那三兩銀子交了出來。

                                                      秀翠家在劉家村,三里窩還在劉家村后頭,姜寶青又恰好跟秀翠一輛馬車,按照順序,姜寶青應是下一個被送回家的。

                                                      秀翠可以進家門了,她卻沒有直接進去,折回到車上,同姜寶青笑著說了一聲:“今天的事,我還沒跟你道聲謝呢。”

                                                      姜寶青搖了搖頭。

                                                      她不是為了救秀翠,她不過是為了能制服那王管事罷了。

                                                      秀翠卻不管姜寶青說什么,她笑著擺了擺手,跟姜寶青道了別,這才進了家門。

                                                      只是,姜寶青從車窗里看著秀翠笑嘻嘻喊著爹娘,進了家門的背影,卻無端的覺得心里有些難受。

                                                      然而不過是萍水相逢,姜寶青又能做些什么呢?

                                                      姜寶青沒有說話。

                                                      衙差將姜寶青送回三里窩姜家時,李婆子跟周氏看到姜寶青的神情,先是錯愕:“咋著,不可能吧?你這是沒選上?”

                                                      心里無比的痛惜那五十兩銀子飛了。

                                                      當衙差跟她們解釋清楚這一切不過是那個“王管事”的一場騙局時,李婆子跟周氏心里頭甚至還有些惋惜。

                                                      那騙子怎么就不加把勁,把這姜寶青直接給賣掉算了呢?

                                                      然而,當衙差說要收回那三兩銀子的贓銀時,這就好像是往周氏跟李婆子砍了一刀。

                                                      李婆子當即就跳了起來:“啥?還要退銀子!?不退,我們不退!”

                                                      周氏也賠笑道:“差爺,這銀子,家里頭都花了啊,實在沒法退。”

                                                      原來李婆子跟周氏這銀子剛到手,姜一牛就問她們倆要去了,問他要拿來做什么,姜一牛也不說,只不耐煩的說什么“到時候出了人命看你們怎么收場!”

                                                      唬得李婆子跟周氏嚇得夠嗆。

                                                      衙差是知道姜寶青在這個案子里的貢獻的,自然是站在姜寶青這邊,他板著臉,威脅道:“要你們不退這銀子,那就把你們當成是非法買賣人口的同伙!一并抓到衙門里去!”

                                                      自古民就怕官,衙差這般威嚴的一說,嚇得李婆子跟周氏腿都直哆嗦。

                                                      周氏心一橫,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哭了起來:“差爺啊,這話說的,明明是我侄女兒自愿自賣自身,我們收了這銀子也不過是答應了她替她照顧她哥哥,咋就成了同伙了啊。要是這銀子是贓銀,那你們也得問我侄女兒要去啊!這是她給我們的報酬啊!她自己花了的,差爺您可得找對人要這銀子啊!”

                                                      李婆子心道這個兒媳婦還是有點心眼子的,關鍵時刻這腦瓜子轉得挺快。

                                                      姜寶青冷笑道:“哦?我自賣自身呀?那字據上按著的可是二奶奶的手印。我還可以說是二奶奶強行把我賣給那人販子,想把我賣去青樓呢?”

                                                      衙差很是配合的一抽腰間的刀,大聲道:“誰按的手印?!這錢交不出來,按手印的那個跟我去衙門,先關個幾天!”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衙差也一副馬上要鎖人的模樣了,李婆子跟周氏再想賴皮,也得掂量掂量為了三兩銀子把自己送到牢里去值不值得。

                                                      李婆子瞪了周氏一眼:“你男人花的銀子,還不趕緊去拿錢?!別墨跡,咋著,是想看我被鎖走嗎!”

                                                      周氏心里憋屈的很,說的好像我男人不是你兒子似得。

                                                      然而這話自然是不能當著婆婆面說出口的,周氏心疼的一顫一顫的,回屋子去,顫巍巍的開了柜子上那個裝錢的匣子上的鎖,里頭沒幾塊碎銀子了,最后連邊邊角角那起子銅板都搜刮干凈了,才勉強湊齊了三兩銀子。

                                                      這好不容易湊起來的三兩銀子交上去以后,周氏只覺得要心疼的暈過去了。

                                                      衙差拿了銀子,客客氣氣的同姜寶青抱了抱拳,又去送另一位姑娘回家了。

                                                      ……

                                                      姜寶青到了家,姜云山還不知道這事,他一直以為今天姜寶青就是去縣城里頭玩去了。

                                                      姜寶青怕姜云山從旁人口中聽到這事,再受什么驚嚇,這會兒塵埃落定,還不如她把這事告訴姜云山。

                                                      結果出乎姜寶青的意料,姜云山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