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玄幻魔法 -> 君臨星空

                                                  第八百六十四章 韌性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何不進來一敘。”

                                                      飄渺聲音幾如浩蕩天音臨凡塵,重重疊疊,似有寧靜藏于內,蕩起無窮盡漣漪相互碰撞成了波動圓圈,便是不遠處的暗紅色生滅恒星也要黯然失色。

                                                      這等聲浪,幾乎凌駕聲音本質。

                                                      大音希聲,莊園內外愈顯莊嚴。

                                                      轟隆隆。

                                                      交織起伏的漣漪形成莫名海嘯,眨眼間擴散八方并且傳到太初昊谷耳邊,沒什么可以阻擋。

                                                      “什么?”

                                                      藏在虛空某處的白衣昊谷簡直是大吃一驚:“韓東他怎么發現我的?”

                                                      要知道。

                                                      他可是虛洞級巔峰,更是闖過薪火山第八層的最強太初。單論藏匿身形的巧妙程度,恐怕不亞于極其強橫的宙合境存在,這也是昊谷仗之橫行宇宙星空的最大底氣。

                                                      確實如此,他隱匿無形,哪怕太初星門執事人烏俞都沒辦法察覺到太初昊谷的痕跡:“我烏俞好歹是殿堂薪火區正式任命的執事人,擱在虛洞級巔峰存在的批次也極為不凡,竟然一點也感知不到專程上門做客的那位太初昊谷?”

                                                      四處觀察卻一無所獲。

                                                      烏俞面色肅然,索性垂手佇立,在旁邊安靜等待。

                                                      他內心清楚。

                                                      從這一時刻開始,他這個太初執事人就已經可有可無了,因為如今的韓東足可全方位碾壓他烏俞!

                                                      自己是虛洞級巔峰又如何?

                                                      韓東殿下僅僅只是初入虛洞級又如何?

                                                      當本源之光降臨,新生代亙古天王從此誕生,韓東的境界修為、實際戰力、思維意識等諸多方面全都有了爆發式的巨大提升,或許能夠力戰宙合境存在。

                                                      那可是宙合境!

                                                      靠著莊園正門的側墻,感受墻面的溫暖,烏俞悄悄咽了口唾沫。

                                                      殊不知亙古天王何等恐怖,韓東對周邊環境的洞察力,遠遠凌駕虛洞級之上。而太初執事人烏俞的一舉一動,包括微不可查的神色變化,盡皆了如指掌的映入韓東內心。

                                                      仿佛一面玄奇鏡子。

                                                      映照四海八荒,洞察天地蒼穹,方圓億萬里所有狀況盡在心間。

                                                      “別緊張。”韓東瞥了眼情緒波動異常劇烈的烏俞,倒也沒想太多,只以為烏俞過于緊張:“來者是客,我們關系好著呢。”

                                                      “是。”

                                                      烏俞心頭凜然,急忙垂首不語。

                                                      他萬萬沒想到韓東殿下的靈魂感知居然這般敏銳。

                                                      真真不可思議。

                                                      自己總歸是虛洞級的巔峰,怎么感覺這么弱……烏俞有點欲哭無淚的沖動型感慨。

                                                      而此時此地。

                                                      心靈受到最大沖擊力的并不是執事人烏俞,而是太初昊谷:“韓東發現了我。”

                                                      “難道”

                                                      “我的猜測是真的!”昊谷不由得瞪圓眼睛,顯露修長身形。

                                                      早在之前,親眼目睹亙古天王誕生在荒古殿堂入口處,出于難以言喻的奇妙猜測,昊谷實在忍不住內心困惑,特意匆匆至此,觀察韓東莊園住處的動向。

                                                      倒也不知為什么。

                                                      太初昊谷總覺得看似神秘莫測的真相,其實近在咫尺,只差一步即可揭曉。

                                                      而如今。

                                                      真相徹底揭曉了。

                                                      “荒古在上。”昊谷怔怔然愣在原地,望著屹立天地最中央的青袍韓東,仿佛看到了圓滿無缺的崇高存在:“即使頂尖宙合境也休想察覺到我的隱匿痕跡,韓東究竟如何辦到的,我大概明白了。”

                                                      驚訝,震駭,了然明悟,所有情緒混淆在一起,他不禁喃喃自語。

                                                      又隔空觀察韓東面貌。

                                                      “白發。”

                                                      “金紅。”

                                                      早已驚呆了的白衣昊谷宛若一尊紋絲不動的純白雕塑:“新生代亙古天王竟是韓東你!!!”

                                                      淺紅虛空翻騰。

                                                      莊園正門靜謐。

                                                      一襲青袍的白發韓東虛引手臂,微笑推開龐大門戶,露出莊園內部的繽紛花草與美景。

                                                      “這……”

                                                      昊谷下意識倒退了兩步。

                                                      盡管他與韓東皆是虛洞級生命,但他只是有望亙古天王的最強太初,而韓東則是貨真價實的亙古天王……亙古天王與太初相比,有著判若云泥的巨大差距,就好像偉岸恒星與普通生命星。

                                                      無可逾越!

                                                      望塵莫及!

                                                      當年在辰河帝國的帝星、為自己所賞識、動用特殊推舉渠道的那個年輕人已經成長到了這等恐怖的高度!

                                                      “亙古天王。”

                                                      “我窮盡一生都在追逐的最高目標。”

                                                      沒等昊谷理清思緒,只聽到咔嚓咔嚓的清脆之音回蕩虛空,正是生滅恒星奇景的外部封禁結界裂開一道無形無質的門戶。

                                                      怔在原地。

                                                      昊谷眨了眨眼睛。

                                                      眾所周知,薪火區之內,星空奇景特別多。

                                                      尤其是太初星門,每一位太初皆有各自專屬的星空奇景,亦有防止外人隨便進入的結界。奇景住處具備著日常修煉、居住修養、參悟奧妙等諸多功效。要是擱在原始星門,通常是一大堆原始天才居住同一個星空奇景。

                                                      即使人族再強。

                                                      總歸資源有限。

                                                      所以天才級別越高,注定了享用資源越多,同時各方面待遇規格亦有不同程度的增漲……

                                                      “哈哈。”

                                                      清幽莊園正門口,白發韓東隔空笑道:“昊谷大哥愣著作甚,都到了門口,還不進來嗎?”

                                                      雜亂思緒被打斷。

                                                      昊谷抬起頭,步入結界內,只用了兩三步就來到莊園前方。

                                                      “我猜到了。”

                                                      “卻不敢相信會是你。”

                                                      一邊說著,一邊降落到了靜謐莊園正門口,太初昊谷飽含震撼的走向韓東。

                                                      同時。

                                                      站在旁邊的烏俞也萬分恭謹,側耳聆聽。

                                                      “其實我也沒想到。”韓東笑呵呵迎向昊谷,迎進了莊園正廳,倒滿兩杯奇異果汁:“昊谷大哥千萬別客氣,若是沒有你當年鼎力推舉,我怕是沒機會直接加入殿堂薪火區的。”

                                                      “呵呵。”

                                                      昊谷翻了個白眼。

                                                      這么一位亙古天王,三大殿堂都要瘋狂爭搶,加入薪火區只是遲早的事兒。

                                                      隨手遞給昊谷一滿杯碧綠果汁,順勢落座沙發,韓東搖搖頭:“太初沖擊亙古天王確實是千難萬難,我也是得了某些機遇,才僥幸一舉功成。”

                                                      至于是什么機遇。

                                                      韓東當然不會宣之于口,而昊谷也沒有追問。

                                                      每位亙古天王皆有獨特機遇,無法復制,更沒辦法剝奪。

                                                      “說起來。”

                                                      身穿白衣的昊谷整個人幾乎陷在軟綿綿沙發:“就算沒有三流壺沽族在牙錄邊疆所施加的干擾阻隔,就算我能夠順其自然的晉升宙合境,屆時沖擊亙古天王的成功率仍然不到萬分之一。”

                                                      簡言之。

                                                      不出意外的話。

                                                      恐怕他昊谷成不了亙古天王。

                                                      “對了。”昊谷問道:“亙古天王的本源天賦,各有不同特征,你是什么類型的本源天賦?”

                                                      “啊?”

                                                      韓東臉色有點茫然。

                                                      “這你都不懂。”

                                                      看到這一幕,昊谷也是驚呆了,默默抿了口碧綠果汁。

                                                      沙發是軟的。

                                                      心情是崩潰的。

                                                      為了重塑自身天賦,他不知熬了多少歲月,殫精竭慮的研究本源天賦。

                                                      而坐在對面的這位虛洞級亙古天王韓東,喝著小果汁,一問三不知,卻偏偏是真正的亙古天王,仿佛來自更高維度的暴擊傷害貫穿身心。

                                                      “我剛剛晉為虛洞。”

                                                      韓東搖了搖多彩晶鉆杯,任由碧綠果汁濺起又歸落,觀察對側昊谷變幻不定的臉色,想了想,斟酌開口:“有時候絕佳契機說來就來,根本不給我準備時間。”

                                                      “這倒也是。”

                                                      昊谷強行擠出笑容。

                                                      緊跟著。

                                                      迎著昏暗日光透過正廳外壁,灑滿兩人左右,只聽昊谷低聲道:“我給你舉個例子……亙古天王的本源天賦就是最為純粹的特質特征,換言之,即是某方面超越了理論極值。譬如名為堅固的本源天賦,同境界生命不可傷之,防御力遠遠凌駕同境界太初天才。”

                                                      “唔。”

                                                      韓東垂首品了口果汁,摸著沙發絨毛,沒有武斷評價。

                                                      “嘿。”

                                                      正廳寬闊,回蕩昊谷聲音:“你也許會覺得亙古天王聽起來不強,至少沒有外界流傳的那么強橫,防御力再卓然又能如何?”

                                                      對側。

                                                      韓東大大方方的點頭承認:“我確實有這個想法。”

                                                      “哈哈,你還太年輕。”昊谷說完之后又覺得不妥,擅自評價亙古天王屬于冒犯行為,過失行為。假如對面坐著的是某位脾氣暴烈的亙古天王,認為此乃不可饒恕的僭越舉止,一巴掌拍死自己都沒處說理。

                                                      當然。

                                                      以太初的尊貴,一巴掌拍死不太可能,暴打一頓倒是沒問題。

                                                      漫漫星空以力量為尊。無論感情多少深厚,最基本的尊重態度不可或缺。

                                                      “抱歉。”

                                                      “我收回剛才那句。”昊谷略帶歉意的看了看韓東:“享有名為堅固的本源天賦可以令亙古天王免疫同境界所有生命的一切攻擊,假如韓東你的本源天賦是這個,就意味著我傾盡全力也傷害不了你絲毫……那么,將這個假設再拓展,擴散一下你的思維想象力:千千萬萬個我在同一時刻施展最強招式,哪怕宙合境巔峰也毫無還手之力,但卻依然傷害不了你。”

                                                      這就是亙古天王!

                                                      近乎全方位強橫!

                                                      無漏無缺,圓滿無暇,各方面等同太初天才的極限狀態,更有某方面特征達到理論極限之上的恐怖高度,便是本源天賦享有者亙古天王!

                                                      “哦。”

                                                      韓東皺了皺眉,面露慎重之色,內心當真是暗暗吃驚。

                                                      他知道亙古天王很強。

                                                      但對這個強,并沒有一個具體概念。

                                                      沉吟片刻,韓東問道:“十億個虛洞級巔峰能否抗衡宇宙永恒境?”

                                                      “或許有一擊之力。”

                                                      昊谷衡量推敲了一會兒,謹慎答復。

                                                      咯嗒。

                                                      放下裝滿碧綠果汁的晶鉆杯。

                                                      正廳寂靜,日光昏紅,韓東有點震撼的追問道:“假設如此,虛洞級亙古天王仍可毫發無傷?”

                                                      “你還真別說。”昊谷也緩緩放下晶鉆杯,笑了起來:“根據星空人族的歷史記載,確實有人試驗過,實驗結果正如你所想那般。”

                                                      嘶!

                                                      韓東大吃一驚:“那我又是什么類型的本源天賦?”

                                                      名為堅固的這個本源天賦,未免太過荒謬。若是將來成了人族至高,其它生命族的同境至高不可傷之,豈不是天然立于不敗之地。

                                                      念及此處。

                                                      韓東眼底閃過向往之色。

                                                      “哈哈。”

                                                      頃刻坐起身,昊谷大笑道:“韓東你是亙古天王,怎么來問我,難道你感覺不到自己所具備的本源天賦是什么類型嗎?”

                                                      此言既出。

                                                      便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我自己……”

                                                      閃電劃過腦海,光芒照耀靈魂,韓東指尖輕觸晶瑩眉心。

                                                      生而知之,神而明之,全都無法形容這一刻的感動明悟。經過重塑的靈魂意念仿佛龐大無邊的飄渺漩渦,正在契合神秘秩序的轟隆隆運轉,儼然是晶鉆形態。

                                                      “我的本源天賦類型”

                                                      “是韌性!!”

                                                      隨著韓東閉闔雙目,呢喃出口,坐在對面的昊谷也豁然站起身,面色微變,瞪圓了眼睛:“韌性?”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