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女帝的大內總管

                                                  第六百零六章 幫個忙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周安也明白,因為不能提到月皇后,所以就不能提北戎天人。頂 點 小 說 X 23 U S.C OM

                                                      因此他是收斂著說的,其他人聽了周安所說,都覺得可行,不真殺刺客,作假公開處決并不困難,這樣既能揚東乾國威,又能讓價值極高的北戎刺客不死,雖然可能會引來麻煩,北戎若來劫法場,必然會有很大死傷。

                                                      但周安既然能提,他肯定是要親自去鎮場子。

                                                      倒是讓人放心不少。

                                                      李廣山、賈臨博全都沉吟著點頭,雖然還有沒商議清楚之處,但大體上是可行的。

                                                      只有女帝,臉色不對勁。

                                                      因為她知道北戎老妖怪的存在!

                                                      她也明白,周安要觸怒的不是北戎朝廷,而是北戎天人!

                                                      玩命啊!

                                                      女帝不想周安這么做,她了解周安作死沒夠的性格,可說不定那次,就真作死了。

                                                      然而,她也沒出言反對。

                                                      因為她找不到合適的說詞,不能讓老臣們知道北戎天人的存在,她能咋說?之前她已經在朝野中建立了強勢帝王的形象,滅奸黨的余波也基本退去了,正是大展拳腳的時候,她不能“退縮”。

                                                      “假殺,此事可行。”賈臨博先開口了。

                                                      “也可在假殺前,向戎敵發去國書,讓他們用錢來贖,定一個他們定然不會給的價格,然后再處決,如此能更壯國威。”李廣山斟酌著道,老帥還是蠻會算計的。

                                                      眾人又商議了一陣。

                                                      各抒己見。

                                                      周安的提議,核心不變動,其他人都能隨著商討而改變。

                                                      由于目前東乾是在是沒本事與北戎開戰,所以就得在輿論上下功夫,態度要硬!

                                                      這件事便算是這么定下了。

                                                      之后,眾人又對金察國之事商議一番。

                                                      金察土司如何安排,是個問題。

                                                      從朝廷角度來看,金察土司曾將麻煩引入東乾,現在又在乾京遭到刺殺,那便算是扯平了,女帝也不追究他責任,幫他復國之事,可以再研究。但若是考慮天下輿論,以及東乾與諸多附屬國的關系,可就不能這么干了。

                                                      金察是東乾屬國,年年納貢歲歲稱臣。

                                                      北戎大破金察,金察土司逃入東乾。

                                                      這在女帝看來,是大錯。

                                                      但在其他屬國看來,可就不是了,甚至天下子民都不如此認為,東乾有義務保護北戎,不然人家稱臣納貢干嘛?

                                                      也就是說,僅在這件事上來說,朝廷內部覺得是金察土司的錯,可外面卻是剛好反過來,是東乾沒本事保護金察。

                                                      這要是在加上,金察土司在乾京被刺殺之事,東乾對金察土司就是有大虧欠了!

                                                      因此現在商議如何安排金察土司,不是討論是否放棄懲罰,而是如何彌補安撫。

                                                      周安并不知道他們要討論這個,聽他們說了一陣,才反應過來。

                                                      “圣上,關于金察土司,臣認為應當重罰!讓其戴罪立功!”周安打斷其他人的話,向女帝抱拳拱手。

                                                      “哦?為何?”女帝問,所有人都看周安。

                                                      “因為金察土司曾有背叛東乾之心……”周安道,而后便將問詢金察土司的情況說明了。

                                                      北戎天女與金察土司暗地里聯系,金察土司沒第一時間稟明朝廷,這足以說明他的想法。

                                                      何況,周安看了他記憶。

                                                      知道他之后跟金察大祭司商量過,態度左右搖擺。

                                                      “竟如此……”

                                                      “這老賊瞞報此事,是何居心?”

                                                      “大總管可曾問出,北戎刺客與他暗地里聯系,到底是要他辦什么事?”

                                                      有人問周安,因為周安沒說清楚。

                                                      他沒提天人寶圖。

                                                      倒也不是不能說,只是覺得,現在還不是公開自己有天人寶圖的時候。

                                                      有人問,周安也沒說清楚,用“危害朝廷”應付過去了。

                                                      之后眾人又商議一番。

                                                      最終決定,女帝以暗通戎敵,知情不報的罪名,下旨降罪于金察土司,暫剝其金察土司之職,準其戴罪立功,以觀后效!這罪名稱得上奇怪了,北戎都把金察攻陷了,金察土司怎么還暗通北戎?還知情不報?

                                                      已經決定不解釋了。

                                                      讓他們猜去吧!

                                                      只要金察土司不反對,乖乖認罪接旨,那外界就不會認為是朝廷亂按罪名。

                                                      會議結束。

                                                      “都回了吧。”女帝抬了抬手,她也乏了,晚飯還沒吃呢。

                                                      “老臣告退!”

                                                      眾臣告退行禮,而后都向外走。

                                                      “唉!老帥等等,袁將軍您也留步,咱家有事……”周安連忙叫人。

                                                      女帝正等著老臣們都出去,好跟周安單獨說說話,沒想到周安竟然找李廣山等人有事,她屁股才挪開椅子,又坐了回去,看著周安他們。

                                                      李廣山與袁勝師留下了,見周安打了手勢,便沒言語,等其他老臣出去。

                                                      其他老臣都聽到了,女帝在呢,好奇也不能多問,都匆匆離開了乾元殿。

                                                      等其他老臣都走了,門又關上了,女帝先開口:“小安子,你這是……”

                                                      “圣上,是關于北戎天女之事。”周安看向女帝道。

                                                      他之前在說事的時候,一直稱呼北戎刺客,此刻說了北戎天女,也不怕被李廣山與袁勝師知道,因為他馬上就要帶他們過去,見北戎天女!

                                                      “老帥,袁兄,幫我個忙……”周安又看向兩人道。

                                                      ……

                                                      一炷香后,李廣山、袁勝師隨周安回到了寧安苑,女帝也一臉不對勁的跟過來了。

                                                      寧安苑院子里。

                                                      夜色朦朧,月光晶瑩。

                                                      妙嚴法師坐在樹下石桌旁,已經有小太監給他送了茶水,他正喝茶。

                                                      見周安等人進來,他便起身向女帝見禮:“貧僧見過圣上。”

                                                      “大師免禮。”女帝連忙道。

                                                      “晚輩見過妙言法師!”

                                                      “晚輩見過妙嚴法師!”

                                                      李廣山與袁勝師都對妙嚴法師見禮,李廣山也是要自稱晚輩的,妙嚴法師年紀太大太大,輩分太高。

                                                      妙嚴法師也對兩人回禮,他來乾京也有一陣子了,拜見他的人太多了,包括李廣山,之前私下里都接觸過,現在不算陌生。

                                                      “你也將大師找來幫忙?”女帝斜眼看周安。

                                                      “是!”周安點了點頭,他在來乾元殿的路上,就安排人去請妙嚴法師了。

                                                      女帝臉色更加不對勁。

                                                      “走吧!”周安示意了一下,眾人又向里走去。

                                                      進了大殿,到最里面,周安推開了內殿的門。

                                                      周安先進去,看了一眼,便指著還在昏迷中北戎天女道:“就是她了!”

                                                      所有人看北戎天女都一愣,妙嚴法師還雙手合十閉眼道:“我佛慈悲!”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北戎天女太慘了!

                                                      都被周安打成什么了!

                                                      袁勝師與妙嚴法師都參與過抓捕北戎天女,都知道北戎天女被制服時是什么樣子,這明顯是后打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