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官梯

                                                  第八卷_3522:你敢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不是吧,你爸真有事?”丁長生問道。

                                                      “這我哪知道,反正我的事和我爸沒關系,我的錢都是我自己賺的,我現在就是祈禱我爸別出事,他可千萬不要背著我們干了什么不該干的事,那就謝天謝地了”。邢山說道。

                                                      “需要我做什么嗎?”丁長生問道。

                                                      “你?你幫不上忙,算了,陪我喝一杯吧,現在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邢山說道。

                                                      他們哪里都沒去,這個時候是多事之秋,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等著砸場子呢,所以在丁長生的勸說下,他們直接回了邢山的家里,要喝酒可以在家里喝,只要是喝酒在哪里喝都是一樣,這個時候出去喝酒容易出事。

                                                      開門的是王政安,丁長生回頭看了一眼邢山,問道:“他也回來了,那隆安鎮那邊怎么樣了?”

                                                      “你手下那個鎮長很能干,用不著我們在那里礙事,現在直播還賺錢了,不過她也還是個聰明人,一開始就直接說了,原則上不接受任何的打賞,但是如果有人打賞的話,會把這些錢都捐給山區的孩子,歡迎網友們監督,也會定期把發票花費的單子在網上貼出來,這個女人精明的很”。邢山說道。

                                                      “所以你就跑回來了,你看看你這心理素質,既然你爸的事和你沒關系,你心慌什么?我們的項目才剛剛開始,我這次又找回來將近一個億的投資,這些錢都投到隆安鎮,隆安鎮很快會變個樣子,我已經向人吹牛逼了,一定要把隆安鎮打造成川南的九寨溝,說實話,我就指望你們了,還是那句話,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對不對王總”。丁長生看向王政安,說道。

                                                      王政安一直都看丁長生不順眼,好像是和丁長生有仇似的,搞的丁長生很惱火,心里發狠,你他.媽再這么和我過不去,信不信老子也干.你一次,讓你三天下不了地,可是又一想,老子又不是彎的,干嘛要這么干,算了,老子不和你一般見識。

                                                      三人一起坐在沙發上

                                                      喝酒,沒有什么下酒菜,就是王政安做了點小菜,又叫了幾份外賣。

                                                      “你說我爸這次會不會有事,哪有這么三番五次的找他談話的,我回去問他怎么回事還不和我說,你說這是要急死我啊?”邢山說道。

                                                      “他現在在家嗎?”丁長生問道。

                                                      “你等下,我打個電話問問”。

                                                      不一會,邢山打電話回來了,說道:“剛剛回來,還沒吃飯呢,今天是組織部的其他領導被叫去談話了,我爸在部里一直值班到現在,這是剛剛回來”。

                                                      “要不我們去你家一趟,和你爸談談,我在省城不能待,要趕緊回隆安鎮,很多事都等著我回去呢”。丁長生說道。

                                                      “你找他談啥,他現在被紀委的人煩的要命了,你去了不是添亂嗎?”邢山問道。

                                                      “什么叫添亂啊,我這是關心他好吧,再說了,我在宗紀委也認識幾個人,說不定可以問問啥情況呢”。丁長生說道。

                                                      邢山不信的看著丁長生,丁長生也沒解釋,在他們收拾殘局時,丁長生去了洗手間,看看時間這個點李鐵剛肯定睡不了,于是就把電話打了過去。

                                                      “李書記,我是丁長生……”

                                                      “我知道,我聽出來了,你又換號了?有什么事,說吧,湖州這一趟去的還順利吧?”李鐵剛問道。

                                                      “非常順利,別的不說,把許弋劍搞到醫院去了倒是真的,不過非常的危險,要是在湖州再多待幾天,說不定許弋劍就死在湖州了……”

                                                      “亂彈琴,你胡搞什么?”李鐵剛一下子怒了,還以為丁長生私自下手了呢。

                                                      “我沒胡搞啊,我很友好的和他談了談,但是他自己心里素質不好,差點心梗死了,要是心梗的話,百分之八十是搶救不過來的,我說的是這意思,你以為我把他怎么樣了,怎么可能呢,我眼里還是有法律的,這種事還是司法機關說了算,又不是街頭小混混我可以打他一頓”。丁長生說道。

                                                      “你是說他被你氣的住院了吧?”李鐵剛問道。

                                                      “可以這么說,我還告訴他,我說上面正在調查林一道是怎么死的,回頭他可能會找人打聽這事,說不定也是個線索”。丁長生說道。

                                                      “你胡說八道什么玩意,你就胡搞吧”。

                                                      “亂拳打死老師傅,和他對陣,不能按照套路出牌,他打了多少次牌了,我要是和他按照套路來,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不會和他按部就班的來,對了,他這兩天要去香港,和他兒子許建生會面,要和江都吳明安家的女兒吳雨辰把結婚的事定下來,當然了,也可能會在香港注冊結婚,你們有什么打算嗎?”丁長生問道。

                                                      “這是紀委的事,不勞你指點,你還是說說你什么事吧?”李鐵剛問道。

                                                      “我剛剛下了飛機,就被邢紅崗的兒子接來了,他現在對芒山投資很大,但是對他爹的事也很擔心,我想問問,邢紅崗沒事吧……”

                                                      “丁長生,虧你也是個老紀委了,這種事你該問嗎,你該打聽嗎,有事沒事他自己心里沒數啊,還用你來問,我告訴你,這次就算了,你要是再犯這樣的錯誤,你就等著吧,處分會再下一級”。李鐵剛說道。

                                                      “好好,不問不問,我就是好奇,我在想萬一他們家真的有事,我也好找別的人投資,不能搞一個爛尾項目吧,再說了,一旦他們家出事,那些投資的錢都要被凍結,我們隆安鎮的項目招誰惹誰了?”丁長生說道。

                                                      “扯淡,你好好干.你的事,別一天到晚打聽這個打聽那個的,你是佛祖啊,要普度眾生咋滴?”李鐵剛問道。

                                                      “好吧,啥佛祖啊,我想渡我自己都渡不了呢,我還能渡誰?”丁長生非常無語的說道。

                                                      “這就對了,管好自己的事,別替別人操心了,你還是好好經營你的項目,不能爛尾,要是爛尾了,我找你算賬,你這不是扶貧,你這是霍霍老百姓去了?”李鐵剛說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