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武俠修真 -> 仙藏

                                                  正文 第1086章 廣成子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然而,眾人都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

                                                      此后才過了四百年,秦笛身上再一次閃起了九色神光!

                                                      聞到那誘人的香氣,所有人都忍不住轉過頭去看!

                                                      “要死了,要死了!我不想活了!”

                                                      “我真是受不了了!枯坐三千年無果,卻眼睜睜的看著別人悟道!”

                                                      “太欺負人!三次頓悟都被打斷,我走了!成不成啊?”

                                                      有人抓耳撓腮:“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有人幾乎要痛哭流涕,低聲傳音過去:“司馬道兄,能不能說說,你到底是怎么頓悟的?我情愿拋棄臉面,跪倒在你跟前,讓我做你的徒弟好不好?只要能讓我頓悟一次,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也有人按捺不住,恨不得奔走相告,可是這里位于神跡荒原第六層,再強大的傳音符也沒法將消息傳遞到神跡荒原的周遭。

                                                      即便如此,還是有些人被驚動了。所以隨后不久,“呼啦啦”又來了十幾位仙帝,都想過來看看,究竟是哪位仙帝,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奇跡。

                                                      不久,這里聚集了接近三十位仙帝,從仙帝九階到仙帝十三階都有,其中功力最高的一位,乃是仙帝十四階的廣成子。

                                                      廣成子乃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又曾經做過黃帝的老師,早在封神之戰的時候,便屬于闡教十二金仙之首,如今幾千萬年過去,他已經是仙帝十四階了。

                                                      按照封神演義的說法,廣成子打殺了金光圣母和火靈圣母,將龜靈圣母打會原形,打敗了聞太師,卻完敗于趙公明。在秦笛所在的這方世界中,廣成子已經是十四階仙帝了,可是趙公明還是仙王巔峰,其中的差距太大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或許趙公明曾經轉世重修,那也未可知。

                                                      眾人見到廣成子,紛紛拱手施禮:“見過廣成帝君,帝君別來無恙!”

                                                      廣成子雖然是古仙人,卻是滿頭的黑發,看不到一點兒老態,睜著一雙睿智的眼睛,對著眾人拱手,笑道:“諸位帝君,許久不見,似乎都有了不少的長進。”

                                                      有些人嘆道:“唉,有什么長進啊!比起后輩來說,簡直臉面都丟光了!帝君你看,就是那位小兄弟,竟然能在短短的千年之內,完成了三次頓悟,憑空跳升了三階。千年之前,他還是九階仙帝,如今你再看,他已經是十二階仙帝了!”

                                                      很多后來的人都忍不住嘖嘖稱贊:“了不起!真是后生可畏啊!”

                                                      “不知道這后生叫什么名字?出自哪個門派?”

                                                      “不知道,他說自己叫‘司馬懿’。”

                                                      “我經常翻看新月瑯琊榜,一直沒見過姓司馬的仙帝,連同姓的仙王都沒有。除非他一直封印自己的洞天石,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這時候,秦笛忽然起身了。

                                                      眾人都以為他會跟大伙兒打聲招呼,然后卻見他目不斜視,直接找了個巨大的石碑,一屁股又坐下了!

                                                      見到這種景象,好些仙帝都開始生氣了!

                                                      “怎么回事?這小子太沒禮貌了!難道說,他沒看見廣成帝君在這兒?”

                                                      “不行,我要去踢他兩腳,讓他過來給帝君見禮!”

                                                      “太不像話了,對待前輩,連一點兒尊重的態度都沒有!”

                                                      廣成子卻笑著擺了擺手:“諸位帝君,莫要驚動了他。年輕人遇到這種難得的機會,更需要一鼓作氣,不能起身見禮就算了。我聽說,神跡荒原的石碑有古怪,或許每隔幾千萬年,會有一次容易頓悟的時期。昔年五帝來到這里,幾乎同時悟道,領悟了五行神雷。所以我勸諸位也趕緊坐下,看看能不能抓住這個機會。”

                                                      聽見這話,每個人都露出興奮的神色:“多謝帝君指點!我們也趕緊試一試。”

                                                      可是卻有人站了起來!先前那位連續三次頓悟都被打斷的人,此時禁不住長嘆一聲:“別了,諸位帝君,你們在這里靜坐。我去別處試一試。”

                                                      “蒼梧帝君,你別走啊!這機會很難得!”

                                                      “唉,這不是我的機會,這是我的噩夢啊!”蒼梧帝君一面說一面轉身離去。

                                                      隨后,又有兩位仙帝,呆愣了片刻,然后也起身離去了。

                                                      轉眼又是三百年,秦笛的身上第四次亮起了神光!

                                                      九色神光一閃一閃,幾乎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此時每個人都坐不住了。

                                                      “我的天吶,這家伙第四次悟道!”

                                                      “他是不是要進階仙帝十三重?這簡直太逆天了!”

                                                      “不會,他已經遇到了瓶頸,必須要去天荒神山證道,然后才能進階仙帝十三重。否則,就算頓悟再多次,吞下再多的鴻蒙紫氣,也無法將他再往前推升一步。”

                                                      “年紀輕輕就到了十二階仙帝的巔峰,真是令人羨慕啊!”

                                                      “他雖然不能進階,卻能領悟更多的天條**,這對將來的成長,有著莫大的好處。”

                                                      廣成子也露出驚異的神色,沒想到會見到這種事兒。

                                                      有些仙帝在這里靜坐兩三千年,都沒有參悟一座石碑,不得不嘆息一聲,起身離去了。

                                                      伊樂也坐了快兩千年,他同樣坐不住了,所以起身去神宮周圍走動,想看看這里有沒有高階的神材留下來。

                                                      隨后,秦笛每隔三五百年,起身換一個石碑繼續靜坐,前后花了九千多年,將三十三塊石碑全部頓悟了一遍!

                                                      他的身上連續三十三次神光閃爍,這讓所有的仙帝都為之震驚,其中很多的仙帝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很想將秦笛一掌拍死,再把他大卸八塊,打開他的腦子和胸腹,看看里邊究竟裝著什么,怎么能完成那么多次頓悟呢?

                                                      可是廣成子一直坐在碑林中,雙目似睜似閉,一直都沒有離開,所以那些個仙帝也不敢動手。

                                                      直到秦笛領悟了所有的石碑,站起身來,來到廣成子跟前,跪倒施禮:“弟子拜見師祖!”

                                                      眾人都很驚訝!

                                                      “啊呀,這人是廣成帝君的徒孫?”

                                                      “這老家伙,故弄玄虛,跟我們玩這一套!”

                                                      “不對啊,廣成子哪有這樣的徒孫?你看他那驚訝的表情,不像是假的啊。”

                                                      廣成子自己也吃了一驚:“年輕人,你叫什么名字?為何稱為師祖?”

                                                      秦笛微微一笑,道:“師祖莫怪,我的來歷有些復雜,您老要自己猜才行。”

                                                      廣成子閉目沉吟片刻,神識傳音道:“我猜不出來,年輕人,能不能告訴我,你是誰的徒弟?”

                                                      秦笛傳音道:“晚輩是黃帝宮門下弟子。姓名就不說了,您叫我‘司馬懿’即可。”

                                                      廣成子睜大了雙目,繼續傳音道:“我不敢自稱為軒轅黃帝的師傅。黃帝只是偶然向我問道,我與他平輩論交。年輕人,你也別叫我師祖。你這樣的天之驕子,喚我為師祖,我怕承受不起!說不定會被天地不容,絕了我前進的仙路。”

                                                      秦笛笑了笑:“師祖說笑了。”

                                                      廣成子道:“年輕人,你能不能說說,究竟是怎么悟道的?”

                                                      秦笛傳音道:“我說一句話,還請祖師保密:要想領悟這些石碑,必須成為仙文大宗師!”

                                                      廣成子吃了一驚:“多謝小兄弟指點!我這就去仙文閣,拜那位仙王倉頡為師!”說完,他縱身跳起,頭也不回的走了!

                                                      周圍的人看見這一幕,都禁不住心動,一個個圍住秦笛,問道:“小兄弟,能不能說說,你究竟是怎么悟道的?其中有什么訣竅嗎?你若是說出來,我情愿支付神材購買。”

                                                      秦笛“哈哈”一笑,信口開河起來:“諸位道兄,小弟能領悟石碑,是因為這些石碑中蘊藏著一幅幅的圖畫。諸位只要閉上眼睛冥想,枯坐數百年,就可能有所收獲!千萬別睜眼去看,一看心就亂了!”

                                                      “喔,原來是這樣,多謝小兄弟指點。先前我一直盯著石碑看,卻什么也看不出來。”

                                                      有些人趕緊坐下來,想試試能不能領悟。

                                                      有些人還在糾纏著秦笛,讓他詳細說說其中的訣竅。

                                                      也有人虎視眈眈,想著能不能將秦笛擒住,然后逼迫他講出其中的奧秘。

                                                      秦笛側身避開這些人的糾纏,遠遠的呼喚伊樂,兩個人騰空而起,離開了這片碑林。

                                                      伊樂苦笑道:“司馬道兄,你在這里頓悟萬年,獲得了極大的收獲,我卻沒有絲毫進步,就連神材都沒有挖到多少,反而將以前挖到了神材損耗了三分之一。”

                                                      秦笛微微一笑,道:“莫要著急,接下來,我們去神跡荒原的核心區域,那里應該有更多、更高階的神材。”

                                                      伊樂道:“恭喜道兄功力大進,卻不知你能否戰勝十五階仙帝?我聽說天荒神山的周圍,說不定會出現十六階仙帝!”

                                                      秦笛笑道:“試試看吧,我修道時間短,不知道十六階仙帝究竟有多厲害,打不過也很正常。”

                                                      伊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我只是六階仙帝,從未想到會有這一天。我就陪你瘋狂一回。只要能看到天荒神山,哪怕是死也不后悔。”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