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返1977

                                                  第二百三十八章 挂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为了一劳永逸,尽快完成古建队的筹建工作。www.opvq.tw

                                                      在挖社会主义墙角初步成功之后,洪衍武可并没有就此懈怠。

                                                      他反而愈加紧锣密鼓的操持起来。

                                                      只用了两天,他就带着人把前海西街的那个院子腾了出来,交给单家父女做办公地点。

                                                      接着又过了四天,公司注册也由宋国甫帮忙敲定了。

                                                      公司的营业执照以神速办妥,“龙口村古建工程公?#23613;?#27491;式挂牌。

                                                      而这时,单香筠托人交上去的辞职信才刚刚获?#38376;?#22797;。

                                                      就看看这完全迥异的对比吧,公家办事,慢到哪儿去了。

                                                      但这种高效率还不算什么,远超出单家父女期望的是。

                                                      在公司成立之后,洪衍武不但对他们表露出绝对的信任,把古建队的一切管理权都交给了他们。

                                                      更不计成本似的,毫不吝惜地往古建队倾注进巨量的?#24335;?#36827;行扶持。

                                                      这小子特别懂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

                                                      不但给古建队申请了两部电话,还?#25165;?#21333;香筠跟水清?#40644;?#21435;学?#24403;尽?br />
                                                      并以古建队的名义订了一辆日本大发,两辆130卡?#24608;?br />
                                                      后来觉着光注册那二十万不太够,又陆续送来了三十万扩充经营资本。

                                                      总之,前前后后六十万,只多不少,没眨眼的扔了进去。

                                                      完全?#24378;?#24339;没有回头箭,要惊天动地的大干一场的架势。

                                                      这笔巨款,?#35789;?#26159;太和殿,也足够用这钱大修一回的了。

                                                      那还有什么事儿办不成的啊?

                                                      为此,单家父女无不感到了一种莫大的欣慰和鼓舞。

                                                      他们都惊喜的发现洪衍武对这一行业认?#38431;?#35802;意,都远比他们想象的?#25346;?#22909;。

                                                      如果是这样的话,弄不好他?#22681;?#21518;所能为做的事儿,还真的要?#23545;?#23432;着紫禁城那一亩三分地呢。

                                                      于是不但单先生对古建队的前景有了美好的憧憬。

                                                      单香筠离开?#20351;?#21518;,仅剩不多的一点茫然和犹疑,也一扫而空了。

                                                      可让单家父女更没想到的,?#35789;?#23545;于回报,洪衍武竟压根不在乎。

                                                      他不但声明自己不图短期利益,对古建队的建设是长期性的,还会进行持续性的投入。

                                                      反而希望单先生和单香筠不要怕亏钱,甚至要他们?#29260;?#20026;公司盈利的念头。

                                                      说只要能保证古建队今后的施工水准,能把老房子旧?#19981;?#26032;?#30504;?#20462;得精彩绝伦。

                                                      钱花得再多都不冤。

                                                      至于他唯一所强调的,竟然只有一条。

                                                      那就是一定要实行高?#34903;?#24230;来?#27427;?#25216;术人才、留住技术人才。

                                                      用洪衍武的?#20843;擔?#20182;们挂靠在村办企业下,给不了铁饭碗,也没有公费医疗。

                                                      而建筑这行本?#20174;?#33510;,学古建又是需要灵性的。

                                                      如果?#21069;?#23448;价定工资,?#38405;?#36731;人完全没有吸引力,根本招不来人。

                                                      这又怎么能教出徒弟来呢?

                                                      也只有把薪金定在对人绝对有吸引力的水平上,才会有人愿意来,愿意学,愿意干啊。

                                                      说白了,金钱恐怕是他们争抢社会优秀人力资源的唯一法宝了。

                                                      绝对不能在钱上亏了人。

                                                      甚至连伙食问题那也是很重要的。

                                                      决不能像过去每餐青菜萝?#36820;模?#37027;必须得大鱼大肉。

                                                      要不怎?#20174;?#27668;力干活呢?

                                                      正因为如此,洪衍武不但建议包工作餐,每人每顿至少二两肉,一个鸡蛋的标准。

                                                      而?#19968;?#32473;薪金划了一个大?#36335;?#22260;。

                                                      说学徒的工资可按外面官价的两倍来算,但最差也?#26790;?#21313;起步。

                                                      能独当?#24187;?#30340;师傅,如果兼职按两倍算,全职的按四倍来算,愿意教徒弟的五倍算。

                                                      真有本事的,甚至可以上不封顶。

                                                      只要合理,愿意来,拿再高的价钱都成。

                                                      他不但要让古建队的人收入比别处好,同时也要在内部拉出庞大的差距来。

                                                      让学徒来了,就想学手艺出师。

                                                      出师了,就想提高技术级别。

                                                      级别够了,就想带徒弟。

                                                      只有这样,古建行才能实现人才储备,具有持续?#36865;?#21457;达的活力。

                                                      就拿单先生和单香筠来说吧,洪衍武的意思是每人最少也得上千块。

                                                      好嘛,就这个价,立刻给父女俩惊着了。

                                                      因为单先生现在每月退休费才一百二三。单香筠当临时工好几年,才混到了四十七块。

                                                      说实话,这都够他们俩加?#40644;?#21407;本一年的工资了。

                                                      哪儿是什么四倍、五倍啊。

                                                      不用多说,父女俩当然坚?#21069; ?br />
                                                      说太高了,绝对不?#23567;?br />
                                                      可洪衍武?#20174;?#20182;的道理,说他们得给别人做个表?#20107;鎩?br />
                                                      还说他们的能耐和水平其实是让公家给低估了。

                                                      这样好说歹说,互相争执了好一番,最终才暂定下来。

                                                      单先生作为不坐班的兼职?#23435;剩?#25343;六百块。

                                                      单香筠工程队一把手,拿八百。

                                                      就这件事,再次让父女俩打心里感动了。甚至有点“士为知己死”的感受了。

                                                      这可不是?#23433;?#24091;动人心”啊。

                                                      主要是从薪金待遇上,不但充分体?#33267;?#27946;衍武对他们父女,对古建行里的人才,有多么礼遇和看重。

                                                      也因为由此,更给洪衍武“只有出没有进”的古建队,?#25945;?#20102;一笔巨大的无底?#27492;?#30340;?#24335;?#21387;力啊。

                                                      要按这种薪金水?#21073;?#37027;这个古建队?#35789;?#26159;五十个人,每个月的薪金开支也恐在万元以上。

                                                      以后花多少,那真是没影了。

                                                      什么叫做不?#24222;?#21147;的支持啊?这就是。

                                                      按父女俩的想法,洪衍武这恐怕是要把全?#21487;?#23478;都要贴在这个古建队上啊。

                                                      那能不动容吗?

                                                      所以父女俩的工作热情,全被充分调动起来了。

                                                      说是单先生不必坐班。

                                                      可实际?#20384;?#20808;生连饭桌上跟闺女聊的,都是该怎么给洪衍武修房的事。

                                                      在家?#35789;?#20063;都是规划修缮方案。

                                                      整个二十四小时连轴儿转啊。

                                                      连?#32423;?#19979;个棋,来两?#39318;只?#29031;料花草的爱好都放下了。

                                                      而单香筠更是跟五十年代?#25442;?#38431;的队长似的。

                                                      天天两头不见太阳的忙乎,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

                                                      这样,很快他们就定下来下半年的具体工作目标。

                                                      首先是用一个半到两个月的时间。

                                                      先把这前海西街的院子修好。

                                                      然后,视招聘情况而定。

                                                      看?#35789;?#21040;底是全力?#25442;?#25226;洪家石头小楼的工程完成。

                                                      还是也把“半?#23545;啊?#30340;工程方案拿上案头,两边同时进?#23567;?br />
                                                      得了这个信儿,洪衍武可真是无比欣喜和满意啊,

                                                      达成所愿的他实在是忍不住想瑟。

                                                      学着李世民的样儿,?#24598;?#19968;句“天下英才尽入吾毂”。

                                                      ?#19978;?#21035;忙,这最后还有一个事儿得办呢。

                                                      那就是他还得“好好谢谢”单先生家的邻居那个工程管理处的副处长呢。

                                                      单家的亏总不能白吃了吧?

                                                      洪衍武的办法也很简单,单先生?#28909;?#24050;经搬到“金鱼胡同”去了。

                                                      原先“陟山门街”的两间小门房也就空出来了。

                                                      他就以自己朋友家里修房,找周转房为由,跟单先生借房子住。

                                                      单先生当?#24187;?#26377;不允的道理,很痛快就?#35328;?#21273;给他了。

                                                      他就从?#25353;?#25170;队”里找了个手艺高明的“佛爷”来,以二百块的赏格,让他单独好好伺候伺候那副处长。

                                                      好?#19968;錚?#20110;是从这一天开始,副处长家热?#33267;恕?br />
                                                      从一开始蜂窝煤被人泼水,被人拔气门?#23613;?#20599;自行车铃,堵锁眼开始,各种糟心事就都来了。

                                                      而且愈演愈?#36965;?#26368;后发展到自行车天天被人划车带,早上起来屋门被人上了挂锁。

                                                      回家之后,甚至床上,锅里都能出现一泡屎来。

                                                      那真是要多气人有多气人,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可偏偏连个怀疑对象都?#20063;?#30528;。

                                                      这都是因为那个“佛爷”太会演戏了。

                                                      天天一副老实?#35828;?#26679;子,土里?#30103;?#21807;唯诺诺的。

                                                      看见谁都脸红,说话都结巴。

                                                      笨的更是打?#20843;?#37117;能洒一路,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这个“犯罪能力”的人啊。

                                                      找警察也没用,这人名声一不好,连派出所民警都腻味。

                                                      压根就懒得管他的事儿,?#24944;?#20063;算不上什么不是?

                                                      反倒告诫他要注意邻里关?#24608;?br />
                                                      所以副处长被折腾了一个溜够,就没?#19994;?#30149;根在哪儿。

                                                      一度还真以为自己在哪儿撞了邪呢。

                                                      要不是身为干部要注意影响,恐怕都要请人来跳大神驱鬼了。

                                                      而最终没出二十月,在他家里出现满是污秽的老鼠和蛇的时候。

                                                      这一家子终于承受不了了。

                                                      只能屈服于新的天灾,自认倒霉,以搬家来?#19994;?#25910;场了。

                                                      说真的,洪衍武作为此事的获益者,对这位成全了他的副处长还真有点不大好意思的。

                                                      不过他没让人守在副处长上班的路上,从房上往下淋他一头一脸的屎尿,也算是很讲良心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20445;?#23558;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